2020年福克斯杂志医生名单:约根森博士再次荣获德国专家级眼科医生称号了解更多

全飞秒近视手术真的无忧吗?

全飞秒近视手术真的无忧吗?

       全飞秒近视手术真的稳妥吗?很多近视患者在想要摘掉眼镜的同时,又在担心手术的稳妥性,全飞秒也不例外。对于人们担心的全飞秒激光成熟性问题,眼科医生表示,全飞秒激光并非一项新技术,而是在飞秒激光基础上的升级,所以并不存在不成熟的问题。
 
  全飞秒激光近视手术无须制作角膜瓣,仅通过飞秒激光在角膜面上划出一个微笑形状,类似于3D技术立体地在角膜基质层制作出一个均匀、光滑、的基质透镜,再经微小的切口取出透镜。
 
  飞秒激光手术,是先用飞秒激光制作角膜瓣,揭开角膜瓣后,再用准分子激光制作基质层。但全飞秒手术一次即可,当飞秒激光在角膜面上画好“微笑”时,矫正过程也就完成了。
 全飞秒近视手术真的稳妥吗?
  全飞秒激光则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手术由飞秒激光系统完成;全飞秒激光可个性化地在患者角膜基质层间制作出一个均匀、光滑、的基质透镜,再经微小的切口取出透镜即可完成手术;全飞秒激光手术稳妥,手术时间短,患者感觉舒适,术后视觉质量非常好。
 
  不论是准分子激光还是飞秒激光,都需要在角膜上制作一个角膜瓣,掀开整个角膜瓣,然后利用准分子激光改变角膜曲率来手术近视。
 
  正是因为角膜瓣的存在,很多人对近视激光手术心存忐忑。制作一个100微米的角膜瓣,角膜张力就会下降20%左右;制作120微米的角膜瓣,角膜张力的损失值将达到33%。而且即使再均匀的角膜瓣,掀开后再复位,一旦受到外力冲击,也会有移位的风险。虽然这个概率非常低,但是眼睛是一辈子的事情,患者不想冒险。
 
  而全飞秒技术可以做飞秒激光微小切口基质透镜切除术,也就是“SMILE”手术,不必再掀开角膜瓣。
 
  飞秒激光在角膜基质的层间,分别进行两次不同深度的激光扫描,完成一个完整的矫正近视的透镜切割。全飞秒是利用激光在基质层上进行切割改造,不涉及角膜瓣制作、掀瓣、复瓣、术后创面恢复、禁忌限制等繁琐步骤和一系列负担,所以避免了角膜瓣并发症的危险。手术后的角膜生物力学效应维持得好,术后恢复快,几乎不存在手术源性像差。

推荐文章

我们的手术医生

约根森博士 Dr. Jørn S. Jørgensen

约根森博士
Jørn S. Jørgensen

德视佳眼科集团创始人
全欧洲眼科医生导师
拥有30年眼科手术从业经历

了解更多
柯诺驰教授 Michael Knorz

柯诺驰教授
Michael Knorz

连续五次收录福克斯年度医生
国际屈光外科学会(ISRS)会员
南非白内障与屈光外科学会基辛格纪念奖

了解更多
安德烈•彼德鲁尼教授 Dr. Andriy Petrunya

安德烈•彼德鲁尼教授
Andriy

具有25年眼科临床经验
美国白内障屈光手术协会
国际屈光手术协会(ISRS)
26项发明专利[青光眼手术/葡萄膜炎/斜视/黄斑变性/结膜炎/视网膜病

了解更多
格兰·赫尔加森博士Dr. Göran Helgason

赫尔加森博士
Göran Helgason

超过25年的激光眼科手术经验
瑞典和欧洲科学委员会顾问
国际眼科组织的成员
多焦点晶体,ICL晶体植入(手术高度近视),激光和白内障手术的医生经验

了解更多

标签

老花眼  | 近视  | 晶体植入  | 激光手术  | 全飞秒  | 散光  | 白内  | 远视  | 老花  | 三焦点晶体  | icl  | 德视佳眼科  | 近视手术  | 白内障  | 杭州  | 北京  | 杭州诊所  | 屈光手术  | 近视眼  | 德视佳  | 高度近视  | 全飞秒激光  | ICL手术  | 讲座  | 眼科医生  | 激光近视手术  | 约根森博士  | 25周年  | 诺贝尔奖  | 摘镜  | 德国眼科技术  | 德视佳全飞秒  | 全飞秒手术  | 广州激光近视  | 飞行员视力  | 民航飞行员  | 近视眼手术  | 上海近视眼  | 手术多少钱  | ICL晶体植入  |

在线预约

订阅我们的新闻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9461号

扫一扫,关注诊所官方公众号

×

    请选择您要预约的诊所:

    *姓名:
    *电话:
    *邮箱:
    *年齡:
    *内容: